财经

三尺遗梦随笔

作者:admin 2019-02-13 11:01 我要评论

那个在展柜前驻足良久的男孩: 两千余年了,好久不见。 我是玻璃展橱里的那把发锈的青铜长铗。上周你来省博参观时见过我,不知可还记得? 若是忘了那也无妨。你...

  那个在展柜前驻足良久的男孩:

  两千余年了,好久不见。

  我是玻璃展橱里的那把发锈的青铜长铗。上周你来省博参观时见过我,不知可还记得?

  若是忘了那也无妨。你曾叹过,白云苍狗,弹指即是芳华转瞬,人事皆时光过客而已,终将被遗忘。你说过你却偏不愿做那庸碌之人,几十载里你要尽绽才情。你或许会困惑自己何时说过这些。

  你早就忘了,可我却还记得。

  我曾在湖底沉睡了两千年,寒凉的湖水一寸寸浸凉了我的剑身。我原以为自己不会再去回味那些前尘往事,可见到你之时,那些记忆的碎片竟皆向我翻涌而来,杏花微雨,国风小雅,连街火光,倥偬戎马,以及,剑锋上血的味道……

  那次我第一次尝到血,可其中却有你的血。

  千余年了,你的眉眼分毫未变,一如当年的英气与澄净。可惜因着孟婆的那碗汤的缘故,你看我的眼神与旁人无异,不过是好奇与陌生而已。作为青铜剑我虽不能言语,但记忆到底是较人长久些。那我便来帮你记起那些往事,等你记起了,却要记得字字句句地遗忘。

  那日,你父亲将我携回府中,方十一二岁的你极其郑重地将我挂于书房中。此后,我便日日看你学书、习诗,看你会友论道,辩天下英雄。我记得那晚你伴着青灯,一遍又一遍地读着那句“振长策而御宇内,吞二周而亡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敲扑而鞭笞天下,威震四海”。我虽不甚懂,却知道这是你的抱负。

  你不甘碌碌终生。

  在读书之余你常常习剑,宽厚的手掌握着我的剑柄,肌纹亦日益粗粝起来。我的剑身干脆地刺破周遭的空气,斩断过萧萧秋风,也穿破过绵绵春雨。素日你看似文弱得很,这时却多了几分杀伐决断。几道剑风过,你剑锋所指,不带一丝犹豫迟疑。少年志在天下,你骨子里的热血与热忱,透过掌温渗进我的每一寸青铜里,朝气然若百卉之萌动。

  言及百卉,你还记得后院的那株梅树吗?

  那个冬天真是极冷,檐上盖着厚厚的雪。你进入书房的时候似乎气恼得很,将我拔出剑鞘,身着单衣在漫天的雪色中挥动着我,似是心中郁结之至却无人能诉。倏忽,我狠狠地被击在雪中,那白雪摇落,却露出一树梅花,鲜妍的花色并着无瑕的雪色,美得不可方物。你停住了手,怔怔地望着它。回到房里,你挥毫以茶代墨,在案几上书着“梅”这个字,每一笔写得极慢,却又极稳当。顷刻间茶渍既干,你的眉头舒展开了,仿佛方才之事只是水过无痕。你神色淡漠如初,我却从你眼中读到了隐隐的诀别之意。

  你不屑于如蝼蚁般在红尘中逢场作戏。

  你情愿孤芳自赏。

  随后你再不与朝中人来往,只是如寻常布衣,波澜不惊地过着日子。别人皆道你摞担归隐,从此再不问世事,可只有我知道,那些日子你的心背负着怎样的痛苦。

  你常在深夜负手立于窗棂前,夜极静极静,我似是听见明月下那个瘦削的身影发出的微不可闻的叹息。闻声,我抬眼望向你,却惊觉你两鬓落上了细碎的星光,和你父亲一样的银丝在月色中熠熠如雪,却亦是如雪般落寞。

  排挤、心计、谗言,你累了。

  你叹自己终于成了年少时口中的那个庸碌之人。

  其实大抵每个人都是这般,当时意气风发,不甘于平庸,几经抗争,终是败下阵来,碌碌无为,终此一生。

  我也以为你的抱负如炭盆里的炭烬,就此渐渐凉下去,终是悄无声息。可那日深夜,我听到了“咔嚓”的燃烧声,木头的断裂声和从远处王宫传来的兵刃声。

  你也听到了。

  你披衣起身佩上我,推开府门,只见整座蓓州烧成一片,火光从城楼经御街直蔓至宫殿。你怔住了,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,手一松,“哐当”一声,我跌落在地上。落地的那一瞬间,我看见远处有人执炬乘马而至,滟滟的火光里分明透着金属的寒泽。

  他们莫不是要杀你?我替你担心起来。

  只见为首那人下了马,略行一礼后对你极客气地讲着话。还好,他们或许是来劝降的,并不伤害你。我松了口气。只见你眉梢轻轻挑了一下,似是为之所动,上前随他同行。

  在路过我之时,你俯身拾起了我。“拾此剑何为?”那人操着一口塞北官话,懒洋洋地问你,全然一副胜者之态。你用指腹掸尽我剑身的灰尘,蓦地眼中浮出了一抹凌厉之色,扑身上前,用剑尖挑破了他的喉头,一如当年你执我舞剑时的默契。一旁的兵士执戟冲上来,你却在矛头触及你的前一刻,将我贴在脖颈最柔软的皮肤上,重重一划。我的剑身划过被火光照得透亮的夜空,伴着温热的血珠划出淡淡的弧线。血珠落地的那一刻,我竟无端记起了那年庭中的簌簌摇落的红梅,刺目而炽烈的红色,平凡却又不平淡的生灵。

  你终不是庸碌之辈。

  因着那夜的那一剑,史官将你的名字刻在了竹简上,后人又用刀笔软毫一遍又一遍地将你誊于书卷中。那夜你身子一滞,重重地倒在地上,我也被你用最后一丝力气掷向那些兵士,最终落入湖中,在湖底沉睡了足足两千年。

  其实我书此信,只是想告诉你,两千年前你叹自己的平庸,实则,你非庸碌之人。你能决意归隐,你心系家��,你飞身舍命的一刺……你怎么会平庸?

  我常年囿于展柜中,现在外面究竟在发生着什么,我不了解,亦与我无关。只是你注定是世中人,那么你定然在这一世又会经历跌宕起伏却又按部就班的人生。离合悲欢既然必须得面对,那么请你记着,前世、来世,或是这一世,你永远不会是平庸的人。

  世上其实没有不得已而平庸的人。庸碌者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他们心里选择了平庸。谁都只是世上百亿分之一的生灵,生活少了戏剧中撕裂的一道道鸿沟,只有恒定平常,只有一日三餐。人人注定平凡,可你可以选择不平淡。

  听我絮絮叨叨了如斯多故事,那些秋风夜马的支离记忆太沉重,还是都忘了吧。现世安稳静好,愿你仍能做千余年前的那位雅士,那位春山点墨的诗人。

  上次匆匆一瞥,你的样貌于我心中竟有些模糊。若是哪日得空,再让我看看你吧。

  剑长三尺,途经的岁月却远不止此。

  日日盼君至。

  省博青铜器展厅二十号展柜六号文物

  一把发锈的青铜径路

相关文章
  • 一种想法决定一种活法的杂文随笔

    一种想法决定一种活法的杂文随笔

  • 今生,欠你一个拥抱心情随笔

    今生,欠你一个拥抱心情随笔

  • 阿谁乖乖女累了心情随笔

    阿谁乖乖女累了心情随笔

  • 今夜我好想哭心情随笔

    今夜我好想哭心情随笔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刘花英上衣滑落原图 刘花英受排挤图片

    刘花英上衣滑落原图 刘花英受排挤图片

  • 李冰冰整容前后对比_人妖整形前后的对

    李冰冰整容前后对比_人妖整形前后的对

  • 变身辣妹_百度影音高清播放器_小姐好辣

    变身辣妹_百度影音高清播放器_小姐好辣

  • 黄思路现状极品相公随风舞合肥医保卡余

    黄思路现状极品相公随风舞合肥医保卡余

首页